刘铭的博客

子曰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 ---《论语》

« 女人的安全感你变了 »

这真是爱?

  这是一家处在城市结合部的咖啡馆。
  咖啡馆位于新建商场的一层,前后通透,除了咖啡馆里的咖啡机研磨声,商场外为招揽顾客的旋转木马的音乐声音,还有商场大厅的钢琴商店宣传自家品牌的弹奏声。一个穿着并不精致的男孩坐在钢琴前,单曲循环弹奏着一首曲子:致爱丽丝。
  现在正值下午三点,午饭已过,晚饭尚早。小依在我对面坐着,她说,这是这个地方唯一的一家咖啡店,有点吵,但是已经是能找到的相对安静与凉爽的地方了。
  外面的温度上升到36度,依然有人群在马路上炙烤。
  她点了一瓶巴黎水,对,就是某电视剧里女一号必须喝的那种牌子。不过,在这电视剧播出之前,小依已经喝着巴黎水度过了她的大学时代了。
  小依生于富裕之家,一直独立。大学二年级开始便没有再向家里要过钱。毕业三年后,她自己首付并按揭在这个城乡结合部买了一小套房子。今年是第二年。
  小依的男朋友是一位精英,两人无论从家世还是自己的事业,都算是一对璧人。
  小依懒洋洋地坐着,她把巴黎水倒进玻璃杯,来回转着圈,神情涣散。
  这么疲倦就应该在家歇着,干嘛还把我约出来,我又不需要你来应酬。
  小依打了个哈欠,虽然妆容仔细,但是依然掩盖不了她的疲倦。
  我叫你出来,就是想让你陪我坐坐,给我提提神。
  别让我给你提神,你自己养神倒是真的。
  小依眼神暗淡道,前天出差回来,昨天汇报,接着开会到凌晨两点,累极了,感觉整个人被掏空了。
  那就应该好好在家休息呀。赶紧回家睡觉。
  可是我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,要跟你商量一下。
  什么重要的事情,也等睡饱了再说。
  不行,这件事放在心里我睡不着。
  小依依然摇着玻璃杯的水,并没有喝下一口。她若有所思,又神情游离。
  怎么了?我开口问道。
  小依喝了一口水,把杯子放下。
  这次出差回来,我男朋友让我把工作辞了。开会的时候我突然接到爸妈的电话,说虽然他们不赞同我辞职,但是阿友(小依的男朋友)已经跟他们打了包票,吃的花的,不会让我受一点委屈。“难得他愿意这么养着你,你们早点结婚生孩子,我们才放心。”
  在我出差的时候,阿友与我的家人谈过了,要和我结婚,婚后我做家庭主妇,照顾他的生活,生孩子。他对我爸妈说:每个月看她出差,舟车劳顿的疲惫,我就特别心疼她,现在我有这个能力,我负责养家。但是如果我让小依辞职,她肯定是不同意,所以我想让二老做做她的工作,我不想看她那么辛苦。
  小依说完沉默了一会儿。
  然后呢?
  我不知道。
  阿友很爱你。
  我知道,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对我的爱。只是他不了解我,相夫教子并不是我想的生活,我的事业心,他却认为是我在逞强。
  他只想对你好。
  是以他的方式对我好,这样的好反而是一种枷锁与负担。
  你跟他谈了吗?
  谈了。但是没有结果,他认为我是在逞强,说我在外人面前好强,在他面前没有必要,他说,他希望我可以回归家庭,在他面前做小鸟依人状,这样他会有成就感。他说,他希望每天回到家,无非是想喝一碗热汤,而我经常出差,加班,他没有家的感觉。
  那你什么怎么想的?
  我活着,不是专为了某一个人做一碗热汤的呀。
  你爱的人也不行?
  说到这里,小依看了我一眼。“那你告诉我爱是什么?”
 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,但爱肯定包含包容,妥协,尊重,了解,这些总得是基础吧。
  同意。
  你打算辞职吗?
  不打算。对我来讲,辞职回家就不是我了。如果我只是阿友或者父母希望成为的人,而不再是我想要成为的那个人,那我,还是我吗?
  同意。阿友那么爱你,我想他会明白这一点的。
  可是这件事,让我觉得阿友很自私。我在想,他是真的爱我吗?他真的懂得什么是爱吗?
  你别上纲上线呀。这种时候哪能钻牛角尖。
 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。小依喝着水,把头扭向一边。
  阿友真的不错,年轻有为,负责任,又知道疼你。如果你刚说阿友自私,其实你也很自私呀,两个人在一起,完全是不同的个体,别人为什么一上来就要知你懂你。你拿自己的想法跟他聊,让他知晓,而不是让他揣测,这样对阿友也是不公平嘛。
  小依不说话。过了一会儿,她默默地说:我觉得爱最基本的是尊重对方的意愿。
  外面的旋转木马依然随着吱吱呀呀的音乐地转着,太阳依然炙烤着马路。小依依旧伤感,我却不知如何安慰。
  如果你喜欢听流行歌,就会发现,在很多的爱情曲子里充斥着你爱你还是她,你爱我吗,你爱我还是你自己的疑问、这些疑问似乎要贯穿爱情始终。
  华子是一位痴情的人。他最近迷恋上一个姑娘,嘘寒问暖,一日三餐都要关注到。一开始女孩很感动,与他互动与无,慢慢地,女孩的互动少了许多,华子并没有气馁,依然保持着高效的情感轰炸。用他的话来说:我一天不联系,听不到她说话,就像是被蚊子叮了脚心,生不如死。我必须要联系她。
  凑巧,我与女孩在业务上有些往来。曾一起出差,在外地一周,辗转五个城市,舟车劳顿自不必说。我与她搭乘同一个航班返京,在飞机上,我们几乎没有什么精力聊天,只想赶紧到家,洗个澡,大睡三天。
  出差期间,我时间接到华子的微信,问我女孩的事,我警告华子,日程表已经跟你说了,不要问我关于女孩的任何问题,我在工作,没时间理会你的爱情。华子看我说得绝情,也就不作打扰了。
  飞机落地,华子的微信便到了。
  我告诉他说,安全落地。
  接着,我便听到女孩的微信不停的叫,不用想,是华子的。
  女孩并不知道我与华子是朋友关系。她很无奈地把手机关掉。疲惫地推着行李到停车场。
  华子的电话打了进来,问我是怎么回事,你们不是到了吗?为什么她不回我信息?
  我打断他说,我正在拿行李,并且我很累,有什么事我希望明天再说。
  华子很不甘地挂了电话。
  第二天,我被华子打进来的电话吵醒。
  你们安全到家了吗,怎么办,我联系不上她。
  我们在机场便分开了,应该没有什么事。
  那她为什么不开机,我想听她说话,我想和她见面,昨天我约她见面,她不回我,我约她今天见面她也不回我。我都一个星期没有见过她了!
  不得不说,被华子的电话打断睡眠,我很烦。
  昨天你约她见面?
  是呀,可是她根本没有回我。
  她回复你才是见鬼了,你知道出差之后有多累吗?你知道她还需要整理报告今天递交吗?
  可是我想她呀,我想第一时间见到她!
  你口口声声说想她,那你想过女孩的感受吗?
  我想见她有什么错,不发短信,不打电话,不见她,我会疯掉的呀。
  你会不会疯,管她什么事?
  我想她呀!她为什么不见我,吃饭的时间总是要的吧。
  我有些头大,忍不住问:你真的爱她吗?
  当然,我从来没有像今天为一个人着迷。
  可是我觉得你更爱你自己诶。你想到的只是你自己,是你想见她,可是你并不知道她这个时候想不想见你,她有心情吗?她有时间吗?她有精力吗?你都不知道,你只知道你想见她,便以爱的名义打扰她。
  不可能,我爱她胜过我自己,我担心她的安全,每天都怕她吃好饭,提醒她吃饭。为了她拿去我的命都行。
  你不需要给她命,你只需要站在她的角度考虑一下,不要只想着你自己的诉求,更不要口口声声说你爱她。如果恋爱是一门生意,以你的方法,早就谈崩了。因为,你从来没有站到对方的角度去考虑。
  华子在电话那头没有说话。然后挂掉了电话。
  我扔掉手机,再无睡意。打开CD闭目醒神。我不知道那女孩对华子如洪水般的“爱”作何感想,我也不想评判华子的爱是否妥当。
 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道理,不要拿你以为的去想象另外一个人。不要把你的自私当作爱。不要以爱去绑架别人的意愿。父母子女一场,朋友一场,夫妻一场,恋人一场,皆如是。
  爱是平等。
  爱是尊重。
  爱是妥协。
  爱是了解。
  爱是生意。
  在爱中,你是你,我是我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新评论及回复

最近发表

Powered By Z-BlogCopyright 2004-2017 My WebSite. Some Rights Reserved.If you work at it hard enough, you can grind an iron rod into a needle.
辽ICP备0500485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