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铭的博客

子曰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 ---《论语》

« 大房子好车子

掌心里的宝

  午夜,童媛迷迷糊糊间听到病床吱吱嘎嘎响,她慌忙从窄窄的陪护椅上坐起,打开了床头灯。果然是父亲在挣扎着起身,她忙问:“怎么了爸,要上厕所?”父亲有些自责地说:“还是吵醒你了。”童媛嗔怪道:“跟您说了起夜一定喊我,你又要逞强。你血压不稳,起来没人扶,万一摔了怎么办?”
  父亲这会儿已经起来了,童媛忙起身扶住他。这间病房在医院的老病房楼上,条件简陋,病房里没有厕所,得出门,走到走廊的尽头才行。
  童媛扶着父亲穿过长长的走廊,来到厕所门口,父亲冲他摆摆手,示意她等在门口。父亲是个要强的人,要不是病得严重,他都不肯让人陪护的。
  童媛扶父亲回到病房,重新躺在拉开的陪护椅上,这椅子不过半米宽,躺上去想翻个身都难。她怕自己睡得太沉,闭上眼睛之前又嘱咐父亲,“爸,有事一定叫我啊。”
  童媛在邻床的脚步声中醒来,天已经透亮,父亲已经醒了,跟她说:“你抓紧去洗漱一下,别耽搁了上班。”
  童媛坐起来,只觉得腰酸背痛,她说:“不急,等我妈来了我再走。”
  妈妈过会儿会来换童媛的班,要不是身体不好,妈妈都想白天晚上一个人守在这里,不愿让女儿受累。可是单是白天守在这里,她已经有些吃不消了,她心脏不好,童媛见她悄悄含过几次速效救心丸。童媛也想过请护工的,可是即便有护工,父亲现在病情不稳,时刻都有危险,家里总还是要有人在的。
  妈妈还没来,父亲却执意催童媛去上班,说她已经请了三天假,不能再耽误工作了。
  童媛不放心父亲一个人在医院,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单位,手机就响了,是店里的小陶,声音火急火燎的,“店长,咱们前天进的一批货出问题了,现在还没开门就有退货的堵在店门口了。老板不晓得怎么回事今天一大早到店里来了,看到这情形,这会儿正发火呢。”
  童媛是一家连锁超市的店长,工作又忙又操心,这才三天没去,没想到就出问题了。她放下电话终是沉不住气了,跟护士交代几句出了病房门,刚出门又遇到来发住院明细单的,说她预交的费用已经用完,催她再去缴费,童媛跟对方说有急事,忙完了就回来交,急匆匆走出医院。
  童媛被老板恶狠狠训了一顿。
  老板矮胖,怕热,训她训出一脑门子汗。“童媛呀,你一直工作认真积极,以前从来没因为私事耽误过工作,也是看你工作态度好又有能力,公司才提升你做店长的。可是你看看现在,你没有严把进货关,出了漏子了。要不是我正好过来看看,还不知道这边的店里出了这种事。”
  童媛没来得及解释,老板又说:“你父亲病了,你要照顾家人,谁家还没点事儿呀,这个大家都能理解,公司不是准了你三天假嘛。可是咱们这个工作性质决定了不能老请假……小童我可跟你说,现在每个岗位都是能者上庸者下,你这个店长的位置好多人看着呢。”
  老板训完了,也不给童媛说话的机会,勒令她把这次的事情处理好,再交一份检查,就气呼呼走了。
  童媛忙着收拾残局的时候,又接到母亲的电话,母亲声音有些颤抖,“媛媛,你赶紧到医院来吧,你爸爸忽然胸闷气短的,呼吸困难,医生把他推到急救室去了。”
  童媛顾不上请假,把余下的事交给小陶,又急忙赶到医院。
  童媛在急救室外面安抚过惊慌失措的妈妈,又去询问刚刚走出急救室的医生,医生说她父亲刚才的状况还是因为血压太高造成的,这会儿已经稳定下来,再观察一下就可以送回病房了。
  童媛松了口气,让母亲再在急救室外面等一会儿,自己赶紧去交住院费。她交完住院费一溜小跑回到急救室门外的时候忽然觉得腿有点发软,才想起从早上到现在,她还没有吃一点东西,连口水也没喝,所以才出现了低血糖症状。她从包里翻出一小块巧克力,急忙塞进嘴里,还没咽下去,就见父亲被人从急救室推了出来,她急忙迎了上去。
  傍晚的时候,父亲状态好一点了,童媛看着他喝了一碗小米粥。父亲刚放下饭碗,小陶给童媛打来电话,说老板询问事态,听说童媛没处理完事情就又走了,再次大发雷霆。
  童媛“唔”了一声,说今天她是没法赶回超市去了,什么事都得明天再说。
  跟小陶刚通完电话,老公的电话又打过来,问她能不能去接孩子,说他晚上有个重要的应酬。童媛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,她说:“白天你有重要的会,晚上你有应酬,全世界只有你最忙,这个家你别要了,老人孩子你都别管了。”
  童媛坐在住院楼前面的草坪前掉了眼泪。三十多岁的她,之前的生活一路平坦。她是被父母宠大的独生女,结婚的时候房子买在和父母同一个小区,不想做饭的时候,就去爸妈那边吃,生了孩子,爸妈一直帮着带,孩子上幼儿园了,爸妈帮着接送。她和老公没有受到家事的困扰,工作上面花的心思多些,所以事业都顺利。如果不是父亲病了,她会以为,生活会一直平坦下去。
  可是父亲病了,妈妈的心脏也越来越不好,她一下子觉察,原来父母都老了,他们不再强大,而是日渐衰弱,要反过来依赖她了。可是,三十几岁的她,心理上还是个小孩子,看到父亲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她惊慌失措,面对凶险的病情,她觉得无比恐惧,面对来自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,她觉得从未有过的无助。
  晚上,童媛的老公带着女儿过来,在病房里陪了一阵子,然后主动提出替童媛守夜。童媛知道老公睡觉沉,不放心让他照顾父亲,也担心父亲会觉得别扭,所以还是让老公带着女儿回家,自己留了下来。
  病房里熄了灯,父亲还没有睡着,他对童媛说:“夜里凉,别忘了盖上你妈给你带来的小被子。”
  童媛觉得鼻头一酸,父亲都病成这样,可是还一心怕她冻着。
  过了一会儿,她以为父亲睡着了,忽然又听到他低低地说:“以前,爸爸一直想,要照顾你一辈子,可是爸爸终于还是有不中用的一天。媛媛,到了爸爸不能照顾你的那一天,你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  爸爸好久不唤她的小名了,这会儿声音低弱地喊她媛媛,更让童媛觉得鼻酸。这些年来,她一直是爸爸掌心里的宝,可是有一天,这个一直把她守护在掌心里的男人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嘱咐她要照顾好自己。
  童媛努力平静一下自己的思绪,才能让自己的声音不哽咽,她说:“爸,只要你在我身边,就永远给我安全感。”她还想说,以前都是你照顾我,以后换我照顾你了。但是她知道父亲是个要强的人,不想听到这样的话,于是就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。
  童媛在黑暗中迷迷糊糊睡去,一直断断续续做梦,在梦里她变成了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,一会儿坐在父亲肩头,一会儿跟在父亲身后,甜甜的笑。
  童媛再次在临床窸窸窣窣的起床声中醒来,梦境依然那样清晰,在梦中,她真的不想长大,可是她醒来,发现自己早已是个大人了。她知道,她不能沉浸在梦中,她必须打起精神来,迎接即将发生的一切,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。
  一个月后,父亲终于出院了,不过身体还虚弱,需要好好休养。
  这一个月里,童媛医院超市家里三头跑,顾不上吃饭是常事,着急上火无助使得她嗓子发炎,声音嘶哑,眼睛也肿得像桃子。她后来上班的时候都戴上墨镜,老板一开始训斥她出什么洋相,后来看到她摘了眼镜的样子,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  当医生宣布父亲终于脱离危险可以回家休养的刹那,童媛的内心猛地升腾起巨大的幸福感,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。父亲重获健康,让她卸去了疲惫与绝望,那一刻她觉得,没有什么比亲人的健康更重要。
  童媛依然做着店长的工作,虽然老板依然有些苛刻,虽然工作中时常还是会有棘手的事情,但是她都尽量心平气和不慌不乱地处理这些事情。她知道,到了这个年纪,无论是家庭还是工作,都难免遇到一些难题,她得沉住气,一点点面对,一点点解决。
  童媛下班后买了菜去父母那边,妈妈正在洗衣服,她急忙抢过来洗,父亲蹒跚地走进洗手间来,准备清洗马桶,童媛忙把这活儿也抢过来。
  父亲站在她的身后,看着女儿笨拙又卖力地刷着马桶,说了一句:“以前,我哪里舍得让你做这些。”
  童媛抹抹额头的汗笑道:“有些事,我总得学着做,以后这样的活儿您不许偷着做,都得给我留着。”
  刷完马桶,童媛见父亲还站在她的身后,默默地看着她,就洗洗手过来搀他回卧室休息。现在每天做这些琐碎的事情,的确有些辛苦,但是她真的心甘情愿。自从从医院回来,她就一直觉得,能守着健在的父母,为他们做点事情,真的是一种幸福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新评论及回复

最近发表

Powered By Z-BlogCopyright 2004-2017 My WebSite. Some Rights Reserved.If you work at it hard enough, you can grind an iron rod into a needle.
辽ICP备05004850号